5分11选5

  • <dd id="godzt"><u id="godzt"></u></dd>

    <acronym id="godzt"></acronym>
  • <acronym id="godzt"></acronym>
  • <code id="godzt"></code>
    1. 山東信息港
      生活
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生活

      剛退休的錢處長不適應退休生活

      發布時間:2020-05-21 16:27:26 編輯:筆名

      【劇情介紹】本劇根據太行飛劍老師的原著小說《有人按門鈴》改編而成。剛退休的錢處長不適應退休生活,總感覺門鈴響是送禮求辦事的。妻子感覺不對勁,陪他到醫院一檢查,原來是得了抑郁癥。兒子兒媳為了治愈父親的病,請托送禮,錢處長心情大好,一周康復出院。不料,沒過多久,錢處長的抑郁癥又犯了,兒子兒媳又使出了一招,錢處長的抑郁癥徹底痊愈。
      【時間】當代
      【地點】某濱海市
      【主要人物】
      錢處長:男,60歲,某科研單位剛退休處長。
      航語:女,錢處長妻,60歲,退休職工。
      錢糧:男,錢處長兒子, 8歲,某單位職員。
      陳欣:女,錢糧之妻, 5歲,某單位職員。
      【次要人物】
      胡醫生:男,50歲。
      中年男人:男,45歲。
      中年女人:女,40歲。
      快遞哥:男,20歲。

      【第一幕】分組鏡頭
      (鏡頭一)日外,濱海市
      (倚山臨海的濱海市,碧海藍天,萬里如洗;高樓林立的縫隙之間,車水馬龍,人們奔忙著;偶爾傳來一兩聲海船靠港鳴笛聲。)
      (鏡頭二)日外,錢處長小區
      (山體環繞的鳳鳴小區,綠樹成蔭,蹦跳的小鳥吟唱著小曲,歡送著各色小轎車出行。)

      【第二幕】分組鏡頭
      (鏡頭一)日內,錢處長家
      (叮咚,叮咚。門鈴聲響起。)
      錢處長:(午覺剛睡醒,伸著懶腰。)老婆,快,有人按門鈴。
      航語:(懶洋洋地)是對門鄰居家的,不是俺家。
      (錢處長不信,徑直走向房門。)
      (分鏡頭二)日外,錢處長家門前
      (一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,低著頭,站在對門鄭處長家的門前。左手提著大禮包,右手正按著他家的門鈴。)
      (分鏡頭三)日外,錢處長家
      錢處長:(見狀,“砰”的一聲關上自己的門,怒氣沖沖。)這些人,真他媽的勢利眼,老子退休一個月了,也沒人……(嘆氣)唉,這世道,人一走,茶就涼!
      航語:(安慰)哪有那么奇怪的。我看倒是你有點奇怪,是不是生病了?明天去看看醫生。

      【第三幕】分鏡頭
      (分鏡頭一)第二日外,濱海市醫院前
      (門診大樓前,停車位已滿;門外的小轎車一輛緊跟著一輛排著隊伍等待進院。一輛出租車駛來,停在大門口,錢處長和老婆先后從出租車上下來,一起走進醫院。)
      (分鏡頭二)第二日內,醫院診室
      (錢處長和老婆航語拿著各種化驗單回到診室。胡醫生接過化驗單,一張一張地翻閱著。)
      錢處長:胡醫生,我咋樣?
      胡醫生:(抬頭)嗯,沒其它什么大礙,抑郁癥。
      錢處長:哦,怎么弄?
      胡醫生:你是開些藥回家吃,還是住院治療?
      航語:(湊上前)如果嚴重就住院治療,醫保能報不?
      胡醫生:嗯……
      (在老婆的一再堅持之下,錢處長住了單人病房。)
      (分鏡頭三)第二日內,病房走廊
      航語:(航語提著水壺從病房出來,關好病房門,向開水間走去,邊走邊掏出手機。)喂,兒子,你老爸得抑郁癥住院了。
      錢糧:(電話里)啊,在哪?
      航語:市醫院,(著急)你得想個法子,讓你老爸盡快康復。
      錢糧:(電話里)您別急,待我好好想想。
      (分鏡頭四)第二日夜,錢糧臥室
      (錢糧洗完澡,裹著浴巾從浴室出來,正準備上床。)
      陳欣:(靠在床頭,放下手中的書。)你說老爸是怎么回事呀?說病就病了。
      錢糧:我正想給你說此事呢?
      陳欣:我們得幫幫他盡早康復。
      錢糧:(坐在床沿上)怎么幫?
      陳欣:我聽說抑郁癥,一般是由心引起的。心病就得用心藥來醫。
      錢糧:哦,你說說看。
      陳欣:老爸不是總嘮叨,退休后沒人給他送禮嘛,我們就假裝給他送禮,讓他高興。
      錢糧:(驚愕)我們倆,怎么送?
      陳欣:我們倆當然不行,得找其他人幫忙。
      錢糧:這事,誰愿幫忙?人家躲就躲不贏呢。
      陳欣:不是有家政服務公司嗎?
      錢糧:嗯,還是老婆大人聰明,(撲到陳欣懷里)一句話,點醒我這個夢中之人。
      陳欣:(一下推開錢糧)去去去,把頭發弄干。

      【第四幕】分鏡頭
      (分鏡頭一)第三日內,錢處長病房
      (剛吃過早飯,模糊的敲門聲響起。)
      錢處長:(神經兮兮的)老婆,好像有人在敲門?
      航語:(仔細聆聽)好像是吧。
      錢處長:你去看看,是誰?別讓人家久等。
      (航語過去開門一看,一中年男人提著果籃站在門外。)
      中年男人:請問這是錢處長的病房嗎?
      錢處長:(一聽見門口有人在問自己的名字,從沙發上一蹦跶站起來,習慣性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病號服,語氣迫不及待。)是是是。
      中年男人:(走進病房,放下果籃。)錢處長好,剛聽說您病了,我過來看看您,現在好點了么?
      錢處長:(疑惑地打量中年人)不大礙,一點小毛病而已,靜養幾天就沒事了。
      中年男人:哦,那我就不打擾您休息了。
      (中年人禮貌地與錢處長告辭,航語把他送走后,又關上病房門。)
      (分鏡頭二)第三日內,錢處長病房
      錢處長:(望著病房門)他是誰呀,怎么我想不起他的名字來?
      航語:(癟嘴攤手)我也不認識。你在職時幫助過那么多的人,總會有幾個人記得你吧。
      錢處長:(樂呵呵)那是,那是,我是誰呀?
      (一整上午,錢處長有說有笑,高興極了。)
      (分鏡頭三)第三日下午,錢處長病房
      (又來了一位中年婦女,送來大包小包的補品,都是錢處長平時最愛吃的。她走后,錢處長在病房里興奮地來回踱步。)
      錢處長:(不停地嘮叨)我說嘛,人情總不能那么淡漠。
      航語:看把你高興的。
      (接連幾天有人來送禮看望,并且禮品越來越好。錢處長心情大好,一周就康復出院了。)

      【第五幕】分鏡頭
      (分鏡頭一)某日內,錢處長家
      (多日不見有人來送禮,錢處長的抑郁癥又犯了。)
      錢處長:(徘徊踱步嘮叨)奇怪了,以前我住院,來看望的人都有事求我;這次住院,來看望的人都不說求我辦事。好像他們都是專為送禮而來……
      航語:(坐在沙發上,心事重重地看著電視,沉默無語。)
      (分鏡頭二)某日傍晚內,錢處長家
      (叮咚,叮咚,門鈴響起。)
      錢處長:(高興地端坐在沙發上)老婆,快去開門,有人送禮來了。
      航語:(從廚房里走出來)哦?。〒u頭去開門)
      錢處長:(見進來的是兒子兒媳,極為不高興。)自己沒帶鑰匙嗎?
      錢糧:(一慎,走過去坐在錢處長身邊,掏出一U盤。)老爸,我有一個同事,聽說您以前在科研單位當處長,他求你……
      錢處長:(轉憂為喜)什么事?你快說。
      錢糧:他寫了一篇8000字的論文,想讓你審核一下,看符不符合評職標準。若有不足之處,還望您給潤色一下。事成之后,他說一定重謝您。
      錢處長:(擺起官腔來)這,這……
      陳欣:(放好包,走過來。)老爸,這可是您的老本行喲!
      航語:老錢,你以前不是在家幫人審核過論文嘛,你就幫幫忙吧!
      錢處長:(環視一下眾人)那好吧?。ㄌь^凝視著錢糧)他怎么謝我?
      錢糧:微信轉賬給您。
      錢處長:微信轉賬不好,有轉賬記錄,會留下蛛絲馬跡。(稍停頓一下)還是現金好。
      錢糧:那就現金。
      (從此以后,錢糧和陳欣每月都帶回來三、四篇論文,錢處長都認認真真地去審核、修改、潤色,儼然成了一種職業。得到相應回報的錢處長,抑郁癥漸漸地好了。)

      【第六幕】一年后的分鏡頭
      (分鏡頭一)傍晚內,錢處長家
      (叮咚,叮咚,門鈴聲響起。)
      錢處長:(從坐在沙發上站起來,主動走過去開門一看,原來是一快遞哥站在門前。)
      快遞哥:(拿出包裹)您的包裹,請簽收。
      錢處長:包裹?
      快遞哥:(又反復核實了一遍快遞單)嗯,沒錯。
      錢處長:(簽好名字,接過包裹打開一看。書,有自己和兒子兒媳署名的書,并且每篇都是自己審核過的文。)哼。(氣得臉通紅,把書啪的一聲扔在茶幾上,背著雙手來回踱步,欲言又止。)
      (分鏡頭二)傍晚內,錢處長家
      (叮咚,叮咚,門鈴一會又響起。)
      錢處長:(目瞪著門沒動,繼續踱步。)
      (兒子兒媳用鑰匙開門進來。)
      陳欣:(一邊換鞋,一邊驚訝地看著錢處長。)老爸,您這是怎么哪?誰惹您……
      錢處長:(指著茶幾上的書)怎么哪,你,你們……
      陳欣:哦,原來是為這個呀!老爸,我們……(拽著錢糧的衣角,示意他來說。)
      錢糧:(換好鞋,怯怯地走過去。)老爸,我們還不是為了……
      航語:(系著圍裙從廚房里出來)還不是為了治愈您的抑郁癥。
      錢處長:(指著自己的鼻子,疑惑地望著大家。)我,我得了抑郁癥?
      航語:沒有,沒有。得了抑郁癥,怎么可能一字不漏地審核文呢?(朝兒子兒媳瞟眼神)你倆說是嗎?
      錢糧和陳欣:(齊聲)是是是。
      錢處長:(指著航語)你,還有你。哎……
      陳欣:(十分歉意)老爸,對不起哈,都是我和錢糧的錯,事先沒與您商量,又讓您生氣了。
      錢糧:(揉著錢處長的肩)爹,您就別生氣了哈。
      錢處長:能不生氣嗎?這署名,書明明是您們倆的心血嘛,署上我的名,我……(沉思了一會,恍然大悟)難道,醫院里送禮的人,也是你們?
      航語:(語重心長,欲流淚)老頭子,那都是孩子們的一片心呀!
      錢處長:都是你平時慣的,(向航語擺手)去去去,今晚多炒幾個菜,喝點小酒。
      航語:得令。(與陳欣微笑著一起走向廚房,剛到廚房門口,被叫住了。)
      錢處長:今晚飯就不用做了,大家出去吃。(樂呵呵地掏出手機,撥通電話)喂,親家嗎?兩家好久都沒聚了,今晚出來聚一聚,喝點小酒……
      (分鏡頭三)傍晚外,濱海市
      (鬧騰一整天的濱海市,在夜幕的虛掩之下,逐漸地安靜下來。霓虹燈閃爍的海港碼頭,一艘客輪正鳴笛起航。)

      共 5 8 字 1 頁 轉到頁 【編者按】這位處長退休之后不甘寂寞,整天回想著昔日門前車水馬龍的風光場面。奈何此日非彼日,既然人走就茶涼,人家誰沒事往這跑,還帶點禮品。老錢受不了這種冷寞,他病了,病名就是抑郁病。兒子兒媳為此想出一招雇人送禮之計。這一計還真靈,送禮的路子一開,老錢的病自然就好了。老錢不是傻子,無功不受祿,人家憑啥給他送禮?苦思冥想之下,想不通又病了。兒子兒媳見狀又來了一把貨真價實的變工合同:老子候改兒子的合同論文(以別人的名義)。不料此計也漏了餡,老錢又恢復到愁苦之中。最終老錢還是想開了,要退就退個徹底,好好休息,頤養天年。(大約老錢所受之禮不夠貪官級別)作者文筆很好,語言通暢幽默,故事也很生動?!揪庉嫞郝摰ぁ?BR /> 1 樓 文友: 2018-05-01 10: 9: 4 好很好很好很好很好很好
      回復1 樓 文友: 2018-05-01 11:14: 7 哈哈哈哈哈哈!
      2 樓 文友: 2018-05-01 11: 1:15 這是劇作家的節奏,努力吧,哪天拍部電視劇請我們去參加首映式,呵呵,加油! 依天照?;o數,流水高山心自知。
      回復2 樓 文友: 2018-05-01 16:40: 4 哈哈,等著哈。
       樓 文友: 2018-05-01 12:16:16 感謝賜稿影視戲劇,江山有您更精彩!望再接再勵,好劇不斷!拜讀學習了。 最愛江山美!
      回復  樓 文友: 2018-05-01 16:41: 7 感謝老師精彩的解讀。
      4 樓 文友: 2018-05-02 22:1 :14 變成劇本以后感覺生動形象,更具有可讀性。謝謝相思老師。最健康的減肥瘦身方法
      邢臺婦科醫院地址
      江西十佳癲癇病醫院
      汕尾治療白癜風哪家醫院好
      黃山什么醫院治療白癜風
      巢湖治療白癜風好的醫院
      隨州白癜風醫院哪家好
      漢中治療白斑病費用
      友情鏈接
      淮阴| 炮台| 西连岛| 定陶| 商南| 科尔沁左翼后旗| 裕民| 五台县豆村| 礼泉| 中山| 闻喜| 吴忠| 景洪| 巫山| 天山大西沟| 余杭| 石拐| 缙云| 孟津| 和丰| 南丹| 沐川| 萝北| 新龙| 宝丰| 松原| 确山| 农安| 鹿邑| 信丰| 礼泉| 滦平| 潮连岛| 肥西| 永定| 繁昌| 西峰| 广饶| 鄂托克前旗| 甘南| 金佛山| 江都| 宣化| 桑植| 小渠子| 辰溪| 楚雄| 镇巴| 宜川| 厦门| 呈贡| 瑞丽| 万宁| 涞水| 平乡| 洛隆| 叶城| 昆明| 郴州| 平山| 资中| 东沟| 歙县| 阿鲁科尔沁旗| 电白| 塔河| 兴平| 阿尔山| 丰镇| 九龙| 常宁| 淄博| 永和| 平山| 贵港| 将乐| 浪卡子| 保山| 大陈| 察哈尔右翼中旗| 明溪| 内江| 霸州| 荆门| 玉屏| 垫江| 保靖| 南溪| 鸡东| 古蔺| 敦煌| 定襄| 唐县| 湘乡| 凌海| 班戈| 云龙| 峰峰| 静宁| 丰县| 天峨| 改则| 博乐| 江山| 磐石| 蕉岭| 宁波| 广灵| 乌拉盖| 香格里拉| 灌阳| 上犹| 天祝| 泉州| 永署礁| 丰南| 塔什库尔干| 庆安| 塘头| 连州| 肃宁| 兰西| 博乐| 喀喇沁旗| 东阿| 乌拉特中旗| 马山| 仁怀| 德清| 临桂| 治多| 商都| 章丘| 临夏| 八里罕| 河口| 方正| 丰都| 澳门| 水城| 宜兴| 遂昌| 黑山头| 丹凤| 博白| 兴义| 五台县豆村| 余干| 满都拉| 吕泗| 昆明| 西丰| 千里岩| 康县| 六安| 鹤岗| 师宗| 寻甸| 六枝| 阆中| 门头沟| 萧山| 定边| 美姑| 福清| 辽阳县| 当雄| 攀枝花| 苏尼特右旗| 久治| 兰西| 朱日和| 镇康| 盘山| 乌拉特后旗| 甘洛| 阿鲁科尔沁旗| 八宿| 海西| 陵县| 昭通| 郫县| 库尔勒| 凭祥| 盘县| 辛集| 凤阳| 定陶| 合肥| 大理| 岐山| 平凉| 淮北| 平塘| 晋洲| 鄂尔多斯| 无棣| 乌兰浩特| 阿克苏| 宁海| 惠民| 辽中| 长宁| 巴仑台| 吐鲁番| 乌恰| 澄海| 宜昌| 石岛| 武都| 广德| 楚雄| 准格尔旗| 淮阴| 织金| 黄山区| 太原南郊| 太湖| 麻黄山| 广平| 张家口| 茌平| 渝北| 蓬安| 察布查尔| 丹东| 安庆| 米脂| 平潭海峡大桥| 自贡| 金州| 灵寿| 麟游| 潍坊| 上蔡| 嘉黎| 任丘| 蛟河| 怀集| 纳雍| 郑州农试站| 巴林左旗| 东兰| 鄯善| 龙陵| 唐海| 庆阳| 鹰潭| 六库| 滦平| 镇巴| 交口| 孝义| 青岛| 河南| 朝阳| 惠阳| 东岗| 婺源| 嘉祥| 阿巴嘎旗| 临江| 绥滨| 五峰| 天池| 南通| 南丹| 巴彦诺尔贡| 元氏| 溧阳| 慈溪| 阜宁| 张家界| 丰县| 济源| 陇西| 铜陵| 大武口| 雷州| 丰县| 内邱| 巴彦| 沁阳| 通辽钱家店| 五华| 乌鲁木齐| 富民| 绛县| 柘荣| 硕龙| 肥乡| 苍山| 陇县| 库米什| 红河| 鹤庆| 岳西| 南县| 汕头| 吴县东山| 阜阳| 刚察| 遂溪| 宁阳| 惠来| 莱阳| 凤阳| 万州龙宝| 大冶| 靖边| 布尔津| 大邑| 井研| 巴南| 沙塘| 常德| 犍为| 仪征| 寿光| 荔浦| 石城| 镇坪| 紫云| 石浦| 通辽| 仪征| 遮浪| 阿鲁科尔沁旗| 长白| 五莲| 海安| 扬州| 进贤| 永新| 郧西| 利辛| 谷城| 裕民| 藁城| 泸西| 肃北| 太原古交区| 丰县| 唐县| 常宁| 渭源| 威远| 武邑| 乌兰| 福鼎| 天柱| 东沙岛| 中阳| 会昌| 九仙山| 西昌| 双牌| 常山| 靖远| 洮南| 海丰| 霍山| 锡林浩特| 林口| 硇洲| 嘉祥| 彭泽| 丰都| 湟源| 溆浦| 施甸| 台北县| 永和| 宕昌| 建始| 嘉鱼| 英山| 吴忠| 邢台县浆水| 六盘山| 梁山| 满都拉| 惠阳| 吐鲁番| 东岗| 驻马店| 新河| 凯里| 重庆| 淮阴| 江华| 博罗| 讷河| 广平| 根河| 托克托| 法库| 东吉屿| 榆中| 头道湖